總瀏覽量

2016年9月26日 星期一

修學H.H. 第三世多杰羌佛 正法-當因果業力現前時


佛子心聲--【當因果業力現前時】


修學H.H. 第三世多杰羌佛 正法-當因果業力現前時


人生在世,莫不希望能趨吉避凶,平安幸福度日,一旦家人相逼無法調和,又碰上有病纏身,可以說是苦上加苦,即使學佛後了解一切都是多生累劫的因果業力,能不去怨恨發生的事,但又拿不出力量灑脫自在,只能看著自己的心情起起伏伏。雖然,一直希望能從佛法中找到解脫的力量,偏又因家人的緣故遇上了邪師,而陷入更深的困境。在奮力擺脫邪師之後,已經山窮水盡,走投無路,沒有道場可去了。可是,自己還是想學佛,也相信現在這個世界上還保存有真正的佛法,應該有佛菩薩應化的聖者,只是到底要到哪裡訪求呢?
我和同修尋尋覓覓將近二十年,後來透過一位師兄的介紹,開始聽聞佛陀師父的法音。先聽了銀盒帶法音,之後又聽聞有關神通的開示,起初我們並沒有特別地興奮,因為對密法完全不了解,而我們又無處可去,所以就決定先聽完當時道場中保有的兩百多盤法音再說。
恭聞法音一段時間後,我們決意留下來,而且不管今後發生任何事都不會離開,因為我們深信已找到了真正的佛法。但是,即使我找到了佛法,因果不昧,宿業果報還是現前了。我的處境逐漸艱難,面對別人的質疑,只能保持沉默。本來身體就有病的我,加上長期以來工作繁重勞累,我覺得自己似乎已經油盡燈枯,實在撐不下去了,所以當收到兩個癌症的通知時,心裡並不意外。
我想如果死了可以到極樂世界,了卻多年的心願,應該是很幸福。但我又想到好不容易才得逢如來正法,還來不及依佛陀師父學法,法音裡提到的《解脫大手印》也還沒有機會拜讀,又覺得好可惜。當時,已經有網路版的《多杰羌佛第三世》寶書,我仔細閱讀寶書中有關加持病者及治病的部份,知道自己逃不過西醫治療癌症的療程了。
因為準備要治病,所以我向道場的仁波切請辭職務。仁波切知道我的病況後,為我請求佛陀師父,我得到了佛陀師父的加持。
香格瓊哇尊者上師也關心我,囑咐我要按照醫生的指示治病。
醫生對我說:「妳需要做兩個手術,還有化療以及放療。」
我做第一個手術時沒有住院,但做完手術後一直頭暈,晚上睡一會兒就全身發熱,很難入睡。
在做第二個手術前一週,我忽然內心產生極大的恐慌,我拜託同修請示道場的仁波切:「第二個是大手術,可不可以不做?」
仁波切要同修回來轉告我:「不要害怕,已經請佛陀師父又再加持一次了。」
我努力克服自己的恐懼,住進醫院做第二個手術。手術前的灌腸劑讓我胃痛了一整天,手術後血壓一直在4060mmHg上不去。住院的第二晚,護士給我打了鹽水,硬把血壓拉高。第三天下午,我就出院了。
過了兩天,我開始發低燒。瓊哇尊者上師說:「這是發炎的現象!」
醫生在我的藥方中,加開了抗生素。因為吃藥的關係,我造成非常嚴重的便秘,不但吃不下東西,排便也非常痛、非常困難。只要躺下睡覺,體溫就不斷升高,超過兩個小時不起來,全身便像著火了一樣。半夜被燒醒了,我就爬起來看著皈依境,稱念佛陀師父的名號,也懺悔自己多生累劫造下的罪業。
手術後第三週檢查的結果,傷口化膿,血小板太高。醫生說,我還有貧血的現象。於是,換了另一種抗生素,同時加開了鐵劑。第四週檢查時,體重在一星期內掉了六、七磅,血小板指數未變。醫生有些擔心,囑咐我多吃一點。直到第五週,所有血液指數才恢復正常。第七週開始,做兩個階段共八次的化療,每兩週作一次。
說實在話,我很難想像人類會發明像化療這麼痛苦的治療方式,讓人生不如死,我一分一秒地數日子過,真是難熬啊!但也因此消了不少無始劫來的因果罪障。作第一次化療後,瓊哇尊者上師有傳我佛法,指示修多少算多少,要是真熬不過去了,可以請求佛陀師父送我去極樂世界,沒有什麼好擔心的。
我作了化療後,吃也吃不下、睡也睡不著,身體非常虛弱。有時,明明才剛吃完東西,卻一直覺得餓。由於服用藥物的關係,我的心跳、脈搏加快,身體燥熱,卻又排不出汗來。有一次,躺下睡時,感覺到自己好像被封喉了,嚇得趕快坐起來,不敢再睡;也曾經在睡醒時,雙手像被綁住一樣合在一起,掙脫了半天才鬆開。此外,牙齒骨質嚴重流失,導致牙齒鬆動而無法咀嚼食物,只能吞食或吃粥,最後還到了要拔牙的地步,當時真的嚇壞了我,因為作化療時最怕感染了,所幸有一位仁波切幫助我,佛陀師父又加持了我一次。
到了化療的第七週,我很幸運地和道場的同學們,一起得到佛陀師父的摩頂加持,從此我開始能吃能睡,加上針灸的治療也起作用舒緩了我的不適,一些無常索命的現象不復再現。第二階段八週的化療,雖然比較不傷腸胃,但是肌肉會痛,也會傷害筋骨及末梢神經,尤其末梢神經的傷害是永久性的。能吃能睡以後,我就比較有體力自己照顧自己了。
作放療時,家裡已經成立了聞法點,可以在自家的佛堂聞法,感覺日子過得特別快。治療結束後,突然胃痛,去看了醫生,但還是持續痛了三個星期,睡也睡不好。剛好到華藏寺參加第一屆聞法上師的考試,有一位中醫師師兄幫忙扎針,胃痛好了,以後就很少再犯。
由於治療期間狀況一大堆,所以之後的追蹤檢查,醫生都會問我是否還有什麼症狀?我除了手指、腳趾還會麻木或抽痛之外,曾經有的副作用好像都煙消雲散了,連醫生都很替我高興。他們後來告訴我,在我治療期間,他們一直擔心我的病情隨時會復發,會更嚴重。
從華藏寺回來後,我就銷假回公司報到了。在公司的板凳上待了三週,就被派回原先服務的單位,每天上下班的通勤一共要花三個鐘頭,做的還是用腦力的IT工作,還要輪流參與為期一週、每天二十四小時的隨時待命服務。這些對一個生了重病,又才剛結束一連串治療,還未充分休養的人來說,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。走路,走不動;用腦,肚子就餓得慌;坐地鐵,太悶、太熱時覺得無法呼吸,太吵時覺得頭要炸了,還曾經因地鐵站人太多空氣不流通而衝出地鐵站喘氣;懶得說話,不喜歡開會,因為太耗體力了。因應的方法就是不要想太多,也不要煩惱,接受所有一切的不方便,法音中開示我們的身體就是一個臭皮囊,不要太在意它。然後,再看看有什麼方法可以改善目前的狀況,因為身體雖然是臭皮囊,但是我們還要借假修真,靠這個色身來修行、來成就,所以還是要善待它。這真是十分辛苦的一段日子,但也熬到了現在,如今可以在家工作,體力上的消耗自然減少,所以身體就復原得比較快了。
病後兩年多,在冬天時回臺灣度假,感染了重感冒。在臺灣時就接到參加春節祈福法會的通知,返美後覺得脖子有腫塊,因為時間的關係,先參加了祈福法會,才去看醫生、做檢查。
那一次的法會,我得到了大寶聖丸的加持,也有因緣晉見到佛陀師父。佛陀師父開示,如果發不了修「登地大菩薩成就法」的心,還是可以修「福壽財富成就法」。佛陀師父真是了知眾生的心理,因為治病所受的苦,加上身體的虛弱,自己真的發不了心承擔眾生的苦,所以每次恭讀《解脫大手印》法本,都很心虛。不過還是要鼓勵自己,希望能夠真正的發起大悲菩提心境,不要辜負這多生累劫難得遭遇的法緣。
法會結束後,我去做超音波檢查,證實有兩顆比較大的甲狀腺結節,其中一顆可以明顯地看到。醫生建議可以去看甲狀腺醫師做手術切除或只做追蹤檢查,我選擇了後者。生病是業果現前,所謂業是種種行為造作,然後引發其他的因果報應,我們可以通過學佛修行,使重業輕受、輕業消除。如果認為生病是過去的業報,就不去醫治,那就不對了。我們今世可造業,也可以轉變業果。我稍微研究一下,知道減少澱粉類食物、多攝取十字花科蔬菜以及多吃蔬果,對我的症狀會有幫助。那年剛好有佛事可做,日子過得很快,到了年底,才忽然發現脖子上的結節好像看不見了,經超音波掃描證實結節縮小了。一年之後,再作檢查,又縮小了。
從生病算起到今年夏天正好滿五年了,一再提醒自己應該寫下這段生病的經歷。在這一場大病之後,回首所遇到的困難和矛盾都過去了,恍如隔世。我很慶幸今生得遇了如來正法,才能平安度過這一場劫難,才能開開心心、無憂無慮的過日子。心中無限感恩佛陀師父的加持、瓊哇尊者上師的關切和一路來的幫助,感恩我家師兄任勞任怨的付出,也感恩在我生病時照料、關心過我的所有的人。
對於第二期的癌症以及淋巴沒有感染的病情,也有人質疑是否需要做這樣多的激進治療,甚至損害了身體的密碼。但是,在我的心裡只有無盡的感恩,從來沒有後悔過。因為在治療的過程當中,我清清楚楚地體驗到了因果業力的酬償,這正是「假使千百劫,所作業不亡,因緣會遇時,果報還自受」。
我在作化療最痛苦的期間,聽到「南無阿彌陀佛」六字洪名隨時在我耳邊響起,那唱誦是從來不曾聽過的調子,後來又自動消失了。另外在病假期間,保險公司支付我三分之二的薪資,醫療保險也支付百分之八十針灸的費用,讓我沒有後顧之憂。我還有一件事要說,那是在我開始聞法以後,因為想換公司工作卻懸宕一年一直無法實現而煩惱,我祈求佛菩薩後,想不到很快地在一個月內就換成了現在的公司,不但薪資提高不少,福利也好很多,做的還是原來的工作。只是到現在我還是不知道,祈求後出現在夢中來助我的那位穿大紅袍子、頭戴帝王冠,兩層樓高,走起路來感覺很有力量的是誰?
在生病期間及治療後所得到的任何關心和幫助,真的如雪中送炭般溫暖了我的心,在此我衷心地祝福他們,並祝願一切眾生健康快樂,早日得聞如來正法,共證菩提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妙嚴
2013917


本文轉載自「佛教正法中心-修行分享」文章


#第三世多杰佛 #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 #第三世多杰羌佛佛法 #第三世多杰羌佛文化藝術館 #第三世多杰羌佛回春童顏 #第三世多杰羌佛獲世界和平獎 #第三世多杰羌佛五明成就 #第三世多杰羌佛墨荷 #多杰羌佛不收供養 #多杰羌佛第三世 #佛教正法中心 #佛教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