總瀏覽量

2017年1月9日 星期一

修學H.H. 第三世多杰羌佛 正法-我為師兄送往生——陳明勇師兄往生紀實


佛子心聲--【我為師兄送往生——陳明勇師兄往生紀實】

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七日十二點五十分,在一片「南無第三世多羌佛」的佛號聲海中,陳明勇師兄慢慢地閉上眼睛,安詳地「睡著」了!
奇跡啊奇跡!一個肝癌病人在他生命的最後時刻,竟然沒有一絲一毫的痛苦,沒有呻吟,沒有掙扎,走得那麼平靜、自然!因為他是入了佛門的弟子,無數次受到兩位尊者上師的慈悲關懷,並多次吃了佛門聖丸,得到加持!
受潘水仙師姐的邀請,我於十一月十六日下午五點五十分搭機飛上海轉福州,到福州長樂機場時,陳永蒸、李良豪師兄和陳瑞芳師姐早已在機場等候要接我了。隨即,我們趕到長樂市醫院住院部六樓見水仙師姐,經過短暫交談,我知道師姐的難處是他丈夫陳明勇師兄不願意回老家,還要去上海看病。
水仙師姐請我勸師兄出院,回溪山老家等辦後事。我當時表態沒有把握,只能聊聊看,並建議他們要隨病人心願,不能強求!這時,陳霖芳師姐也趕來了。我們進了病房,看到護工已把明勇師兄扶起歪斜坐著,由於病魔的折磨,師兄變得面目全非不成樣子啊!
我握住師兄那蒼白無力的手,心在流淚,但面帶微笑地說:「師兄!你好,我來看你了。」
他說:「我要見上師,師姐幫我請上師來。」
我說:「上師在美國很忙,過幾天可能會來杭州,到時看情況我幫你求。」
他說:「我就要見上師一面,讓上師救我的命,我不想死!」
我說:「師兄你不會死的,只是將來換一個地方生活,修行好了去佛國,佛國非常莊嚴美麗,黃金鋪地,應有盡有,你想要什麼就有什麼!你要好好念『南無第三世多羌佛』佛號!」
他說:「我念佛號,我也要當上師的護法,多接引眾生。」
我說:「那太好了,但你在醫院裡怎麼當護法呀?」
他說:「我可以出院。」
我問:「什麼時候出院?」
他答道:「馬上!」
我又問:「那師兄出院去哪裡呢?」
他說:「我回去我們的酒店,師姐也去酒店住。」
我說:「好,馬上行動!」
於是,我告訴他們抓緊時間整理東西辦手續,午夜前出院。終於,有希望把師兄從「人間地獄」般的醫院解救出來,可是他的家人不同意他去酒店,理由是死在酒店以後生意不好做,股東們會有意見;回自家也不行,理由是一棟樓的鄰居會反對我們助念;只有回溪山老家,理由是「落葉歸根」。可悲啊!師兄,這就是你的親人!
幾經折騰之後,十七號凌晨一點多,車開到了溪山村老家。良豪師兄和瑞芳、霖芳師姐陪我一同也來到這個八面來風,又髒、又冷,門口還有臭水溝的石頭牆老宅。等大家安頓下來後,我把水仙師姐及她的兒子永蒸、女兒純真、兒媳夢翌都叫到師兄床前。
我坐在師兄面前,又一次握住他的手,說:「師兄,你去過那裡旅遊?」
他說:「我只在長樂,哪裡也沒去過。」
我說:「師兄啊,你這一生是個好人,是一個好父親、好丈夫,為了你的家人,你拼命賺錢,賺了那麼多錢,都留給你的兒女、親人了,你整天在外應酬,交際、喝酒、熬夜、殺生,把自己的身體弄壞了,你值嗎?你經營那麼大的酒店,家是豪華樓房,你現在卻睡在這裡。」
聽了這幾句話,他眼淚流了出來,說:「人不都是這樣嗎?我也是為了眾生。」
我說:「人不都是這樣的,人體內的紅細胞、白細胞、癌細胞也都是眾生,你傷害了眾生,所以你就有病了。師兄,你沒對得起自己啊,現在這個樣子怎麼給上師當護法呀!從現在開始要對自己好了,什麼都放下吧!一心一意念『南無第三世多羌佛』,想著佛陀師父,你就會去好地方、去佛國,學到了佛法,當了菩薩再回來接引眾生,你說好不好?」
他說:「好,我只念『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』!」
我說:「我也幫你念,瑞芳師姐也幫你念,你的家人都幫你念,好不好?今天太晚了,你先休息一會吧!」
他說:「師姐也去休息吧!你太累了。」多麼善良的師兄啊!
我說:「好,我明天再來。你一定要一心一意念佛,在心裡念,累了就只念一個『佛』字,心裡想著佛陀師父也一樣。」
回到酒店已經二點多,吃了一碗泡麵,久久不能入睡。人啊,可憐的眾生,何時能醒悟?
七點二十分,夢翌轉來上師的宣示,我非常感動,立即讓夢翌讀給師兄聽,我說我會儘快趕回溪山村。八點半左右,瑞芳師姐和我來到了師兄的床前。我還是像世俗人那樣見面問寒問暖,用簡單的語言與師兄交流。
「師兄,吃飯了嗎?」
「沒有。」
「餓不餓?」
「餓,咽不下,擋住了。」
「那喝水。」
「水也咽不下。」
我似乎明白了!然後,我問師兄:「上師的宣示聽了嗎?」
他說:「聽了。」
我又問:「你聽上師的話嗎?」
他答道:「聽。」
我說:「那好,你從現在起念『南無第三世多羌佛』佛號,一定要一心一意地念!如果生出唾液,那是瓊漿玉液,你就慢慢地咽下去,就不要吃飯喝水了,好不好?」
他點點頭,嘴開始動了起來。
這時,水仙師姐遞給我她們準備好的《往生助念儀軌》,我看了看,立即決定先誦三遍《般若波羅密多心經》,然後只念『南無第三世多羌佛』佛號,瑞芳師姐也同意了。
我與瑞芳、愛玉師姐,以及水仙師姐和她的兒子、女兒、媳婦、女婿,還有一個親戚,一共九個人開始了助念。我離師兄最近,一開始我能聽到師兄念佛的聲音,我時刻注意師兄的變化,他沒有喘氣短促的現象,我和瑞芳師姐依照上師的宣示,每隔十幾分鐘就提醒師兄念佛。
大概十一點半左右,師兄突然大叫一聲:「護工,翻個身,我累了……。」
護工把他翻身轉向左側(先前一直是右側臥),師兄說的話還有兩句我沒聽清楚。
後來,我詢問護工,才知道師兄當時對護工說:「一個小時我就走了,謝謝你!」
夢翌給我做的翻譯,我請護工寫下來並簽個名字做見證,護工同意了。(見附件一:護工簽字)
十二點十分,師兄的家人來叫我們吃飯,我告訴瑞芳師姐:「大家輪流吃飯,抓緊吃!」
十二點半左右,我喊:「師兄念佛了嗎?」
這次,師兄沒有回答我,我心裡有一種感覺:「師兄要離苦得樂了!」
我的眼睛不禁濕潤,我口中念佛號,眼睛一直盯著師兄看,他沒有痛苦的表情,沒有難受的掙扎,僅僅是身體輕微地抖動一下,手指也動了一下,嘴仍然在動、在念佛。
我心裡想:「師兄,你這樣側臥,我怎麼給你撒金剛砂呀!」
念頭剛過,師兄自己慢慢地轉身仰面朝天躺著,嘴還在動,眼睛睜著!我的心在顫抖,我感覺大眾的念佛聲在空中震盪,環繞著整個房間,整個空間都是「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」的佛號聲。就在這時,我聽到我的左上方虛空中一陣鼓樂聲,刹那間一個小男孩的哭聲,僅是一聲!就在這時,我看到師兄慢慢地閉上眼睛,張著嘴「睡著」了,那麼地安詳,從容!師兄的兒子永蒸看了一下時間,正好是十二點五十分。
我實在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,於是走到外邊跪在地上,向虛空的佛菩薩叩了四個響頭,我感恩的淚流滿面,我的舉動驚呆了院子裡坐著的人們。
師兄的姐姐握住我的手,不停地說:「謝謝!謝謝!……」
我說:「師兄離苦得樂了!」
我的臉上淌滿激動的淚水,感恩的淚水!這時候,瑞芳師姐把金剛砂給我,我依照上師曾經對我的宣示,給師兄撒上金剛砂,蓋上陀羅尼被,繼續助念。瑞芳師姐開始打電話叫馬尾的師姐們來助念,長樂的霖芳、愛英師姐也趕來了。
接著,我請求師兄的家人。我說:「現在是一點整,請你們八個小時之內不要動師兄的遺體,任何人不得到師兄遺體前哭泣,請給我八個小時,我們的同學要來助念,我千里迢迢來這裡是為了師兄,也是為了你們,請你們一定聽我的勸!晚上九點以後,你們做什麼我不干涉,但是絕對不可以殺生!」最後,他們同意了!
到了二點多,又來了幾個同學,總共十幾個人輪班助念,一直到晚上九點。助念結束,回向之後,我說:「現在我要請同學們做個見證,我把陀羅尼被揭開,讓你們看看師兄的面相。」
十幾個同學都上來看,每個人都點頭,小聲說:「真安詳,還笑眯眯的,跟睡著一樣!」
師兄的臉是白白的,眼睛自然的閉著,嘴巴微微的張開,真的很安詳!我說:「感謝同學們無私的付出,大家簽字做個見證吧!」(見附件二:見證人簽名)
此刻,我無法用語言來表達我的心情,我的嘴很笨拙,但我要說的是,今生不入佛門,不學佛法的親人們,你們的生死要怎麼了、何時了呢?求你們相信我,我的佛陀師父是至高無上的「南無第三世多羌佛」,只有佛陀可以救我們出離生老病死苦,是我們依止成就的真正解脫主,生死事大,無常迅速,時間不多了,趕快來皈依學佛修行吧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無比慚愧的 薩依旺姆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20131120
附件一:護工簽字


附件二:見證人簽名


#H.H.第三世多杰羌佛 #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#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 #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 #第三世多杰羌佛 #多杰羌佛第三世 #佛教正法中心 #佛教 #第三世多杰羌佛佛法 #第三世多杰羌佛獲得世界和平獎 #多杰羌佛不收供養 #第三世多杰羌佛返老回春 #第三世多杰羌佛藝術 #第三世多杰羌佛妙諳五明 #第三世多杰羌佛文化藝術館 #第三世多杰羌佛日 #世界法音出版社 

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